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环保不力 多家药企面临停产整改(2)

发布时间:2020-03-17 10:35来源:互联网

同样在6月被点名并责令停产的还有兽药巨头——宁夏泰瑞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全国最大的红霉素原料药生产企业——启元药业,这两家企业都位于宁夏永宁县望远工业园区内。2017年底,因中央环保督察组督察反馈意见,两家企业被责令停产整治。经过治理,今年2月开始试运行。此次督察后,试运行被叫停,两家企业再次停产整治,整体搬迁被提上日程。

6月1日,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进驻宁夏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来自督察组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7日,检查组共接到信访投诉电话475个,泰瑞制药和启元药业两家的举报占比过半,其中关于泰瑞制药的重复举报电话多达117个。督察组前往泰瑞制药现场检查,发现泰瑞制药不仅环境管理粗放,而且涉嫌表面整改。而这也不是泰瑞制药、启元药业第一次因环境污染问题被投诉和处罚。

2013年,新华社曾以《“血本”治污缘何恶臭十年——宁夏药企污染调查》为题,直指泰瑞制药、启元药业等入驻望远工业园十年来,有关异味的投诉已成为银川市环保投诉的热点。

要求泰瑞制药、启元药业等停产搬迁的群众呼声持续未断。新京报记者在天涯论坛、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等网站和栏目里看到,多人反映宁夏永宁县望远工业园区的泰瑞制药、启元药业等企业排放出恶臭味气体,强烈要求立即关闭药厂,让药厂搬迁。

在天涯论坛一封署名为永宁县望远镇所有居民的《关于强烈要求立即关闭和搬迁永宁县望远镇污染药厂的请愿书》中称,泰瑞制药、启元药业等药厂周边数十万居民十几年来饱受药厂毒气污染困扰,已投诉无数次,但均未得到彻底解决。“几乎每天夜里十一点开始,甚至是白天,望远镇药厂刺鼻的恶臭将我们从梦中熏醒或‘赶出’屋子,无数次向自治区政府、银川市政府、永宁县政府、银川市环保局、永宁县环保局反映和投诉过,但回答千篇一律:‘加大巡查力度’。”

时至今日,经过此次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回头看”,泰瑞制药、启元药业等药企的异味扰民问题遭遇最严厉处罚。除了针对企业的处罚外,据《银川日报》报道,针对上述问题,宁夏永宁县副县长王辉、永宁县环保局局长李海星、银川市环保局局长王光英均受到了记过处分。

6月30日,新京报记者发现,泰瑞制药官网已无法打开。据《中国环境报》等多家媒体报道,泰瑞制药日前在官网发出公告,称“企业生产厂区坐落在主干道、居民区周边,容易造成异味扰民,在短期内无法满足‘无逸散、不扰民、零投诉’的整治要求。为了满足广大居民对优美生活环境的需要,同时实现企业的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我公司决定全面停产,实施搬迁计划,通过技术创新、产品创新、管理创新,走绿色发展的路子。”

6月9日及6月11日,九洲药业两次发布公告称,子公司江苏瑞科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厂区西南角两个仓库内贮存较大数量污泥和中间体母液,无危废标识、未登记台账、部分超期贮存,贮存污泥的仓库未按照危废仓库标准建设;厂区范围内有大量污泥、中间体母液露天堆放,有大量建筑垃圾未及时清理,有旧保温棉等废物未及时入库;精细化管理不到位,危废台账不详实,生产现场环境差,雨水收集系统不合理等。

因为此次的违规举措,江苏瑞科所在的大丰港石化新材料产业园管理办公室要求其临时停产整治,并扣除环保保证金10万元。

资料显示,江苏瑞科是九洲药业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5日,经营范围为药品、化工原料研发、制造等。从2015年被九洲药业收购后,江苏瑞科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江苏瑞科净利润-1758.86万元。

九洲药业在公告中表示,江苏瑞科已根据要求积极开展整治工作,采取措施进行全面环保提升和改进,公司将尽快完成整改,争取尽早恢复正常生产,尽最大可能减少此次停产对公司造成的损失。

5月29日,神奇制药发布公告称,下属生产基地之一龙里分厂因排放废水超标,被责令停产整治,并罚款20万元。

资料显示,龙里分厂是神奇制药全资子公司神奇药业的下属生产基地之一。2017年营收为39013.95万元,占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的22.48%。神奇制药称,如果龙里分厂不能在本年度完成复产,可能影响公司全年营业收入约10%。收到处罚决定书后,龙里分厂就停产并采取整改措施,成立了停产整治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从资金、人员、技术上全力保障整改工作,查明原因,并制定了停产整治方案。方案实施后,经过8天的监测,出水水质指标均达标。

新京报记者发现,这不是神奇制药旗下公司第一次因环保问题被罚。2014年,因擅自闲置污水处理设施、在交通干线附近焚烧产生烟尘污染的物质,子公司柏强制药被龙里县环保局罚款4.02万元。2015年12月,龙里分厂为保证水污染防治设施正常运行,利用渗坑倾倒其他废弃物被罚款11万元。

“中国环保监管以前不是很严格,加上地方保护主义盛行,制药企业的阳奉阴违已成为习惯。”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指出,制药企业的环保问题是多年来的监管弱化和地方保护所致,并非某个企业的问题。以往为了发展经济,地方政府忽略了环保问题,并给制药企业提供地方保护,让企业形成了习惯,并未重视环保问题的严重性。

在史立臣看来,制药企业目前在环保上的投入比例仍然很低,这正是此前的监管弱化、当地政府保护而形成的习惯。中央环保督察组“回头看”也是为了避免地方保护主义抬头的重要举措,否则这种恶性循环还将持续。

随着环保与地方政府业绩挂钩,环保督察风暴日益常态化,制药企业所面临的环境治理形势日益严峻。但史立臣认为,制药企业环保治理需要一个过程,涉及软件、硬件、资金等多方面,加之近几年原料药行情不佳,药品大幅降价,GMP认证等因素影响,环境治理不可能一步到位。

“在中国,医药经济一定会发展成为当地的支柱型产业,地方政府的正确引导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史立臣建议,地方政府可以考虑从资金层面、政策层面或环保技术引进层面给企业以支持。如税收方面,企业排污达到什么要求,政府可以给企业减免多少税收;或者通过设置专项污染治理基金的方式,给予企业资金支持,帮助企业渡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