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娱乐”会毁了我们自己热爱的东西

发布时间:2020-04-20 09:45来源:互联网

世界已经进入电子时代,人们越来越少愿意看书,更喜欢那些碎片化的信息,甚至长一些的文字都懒得展开来看,就匆匆奔向下一条吸引眼球的标题,娱乐看起来更加多样化,但是本质却从来没有变过,在电子屏幕上,话语是通过视觉形象进行的,也就是说,屏幕中会话的表现形式是形象而不是语言。

当今很多信息的载体都是需要电子媒介进行传输,如果没有宣传技术很多信息就不能被人所知晓,伴随着多媒体信息的传播崛起,印刷时代开始没落,虽然看起来人们每天都有大量的新鲜信息涌入眼前,但是真正能够被自己吸收转化的知识却变得更少了。

当下的文化正处于从以文字为中心转变为以形象为中心的传播方式,口头描述虽然也能够说明问题,但是说到严谨性还是文字记叙更胜一筹,在学术界里,出版的文字被赋予的权威性和真实性远远超过口头语言。人们说的话比他们写下来的话要随意。

书面文字是作者深思熟虑、反复修改的结果,甚至还经过了专家和编辑的检查。这样的文字更加便于核对或辩驳,并且具有客观的特征。书面文字更像一个客观世界而不是单独的主观个体,不同形式的展现信息,得到的结果会天差地别,会对文化有重大的影响。

在阅读文字的时候,我们需要保持不动,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但是看视频则不同,可以一边看一边做其他的事情,阅读是吧抽象的文字转化为头脑中具体形象的过程,然而视频则是直接将形象放在眼前,省去了思考的过程,在当下的信息社会中,信息、思想和认识论是由电视而不是铅字决定的。

不能否认的是,现在仍有读者,仍有许多书在出版,但是书和阅读的功能和以往是大不相同了。即使在铅字曾经被认为具有绝对统治地位的学校里,情况也未能例外。有人相信电视和铅字仍然共存,而共存就意味着平等。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想法。根本没有什么平等,铅字只是一种残余的认识论,它凭借电脑、报纸和被设计得酷似电视屏幕的杂志还会这样存在下去。

这本书虽然是写电视媒体对文字印刷的冲击,但是用在当下则可以演变成碎片化手机信息浏览对严谨思考的冲击,手机让人们获取消息的来源更加丰富,但同时对注意力的干扰也越来越强,大多数人已经不耐烦看长一些的文字,甚至只喜欢看抖音那种短视频,大脑只会越来越喜欢刺激的信息而并不愿意思考,被动接受信息并不能转化为知识储存在头脑中,看过就忘,忘了再看是当代很多人的常态。

忙碌快节奏的生活逐渐挤占了人们静下心来读书的时间,越来越多的“30天听完15本名著”以及很多听书软件似乎看起来更加高效,但是那些被浓缩的故事并不能让人在听完之后能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思考和沉淀,只能演变成为了追求速度和数量而走形式的过场,听过就忘罢了。

当知识用娱乐的方式在电子载体上被播放出来的时候,逻辑和严谨性已经大打折扣,即使人们了解了想要表达的内容,但是真正能够吸收并且应用的比例却低的不能再低,更不要说在手机的冲击下,人们每天看的内容中有多少比例是在看真正的传播知识,又有多少比例是为了消遣和娱乐呢?

人们的耐心在短视频的刺激下越来越少,就连科普性质的视频都需要倍速看完,更不要说有足够的耐心从头到尾翻看完一本书了,人们现在更习惯的是平白的语言表达高深的内容,但那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智慧需要知识的沉淀和累积,如果吸收的全部都是肤浅表面的信息,除了浪费时间之外毫无其他用处。

阅读本身就是促进逻辑思维的一种活动,如果是阅读书籍更需要严谨的知识理解和分析能力,这是娱乐媒体所不能达到的,读者需要在阅读书籍的时候与文字产生距离感,这样才能保持足够的理性思考去判断和分析,并且能够自成一套思维系统,但是现代很多信息大多数都脱离了时间和语境的限制,为了吸引眼球起一些耸动的标题,结果说的却是毫不相关的内容,每天在信息的海洋中遨游,却发现里面并没有我们真正想要的知识,我们的经历被各种各样新奇特的标题所吸引,根本来不及思考自己到底想要知道些什么,来不及表达自己脑中的想法,就被下一个信息分散了注意力。

而书籍是收集、细察和组织分析信息观点的绝好容器。写书、读书、讨论书的内容、判断书的价值(包括书的版面安排),都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的。

写书是作者试图使思想永恒并以此为人类对话做出贡献的一种努力。网络媒体如果被赋予永恒、持续或连贯的特征,就会失去其价值。它们只适合于传播转瞬即逝的信息,因为会有更多更新的信息很快取代它们。

这些信息后浪推前浪地进出于人们的意识,不需要也不容你稍加思索。从电视上获得的意义往往是一些具体的片断,不具备推论性,而从阅读中获得的意义往往和我们原来储存的知识相关,所以具有较强的推论性。

图像和文字的表现形式不同,抽象模式不同,反应的内容也不同,用“看”取代“读”更是一种对思维能力的削弱手段,当人们逐渐沉迷于通过看视频来进行被动娱乐的时候,思维就开始停滞,当娱乐成为了生活的主宰,思考就变成了一种奢侈品。

电子媒体带来的更多的是情感的满足和娱乐需求,并不需要开动脑筋,不过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开始让电子媒体承载了更多的功能,比如传播知识,即使令电子媒体看起来更加严肃和严谨,但也不能完全取代文字带来的思考,屏幕可以展现清晰的语言和思考过程,但是对于观众来说依然是被动的接受不停在变化的画面。

“娱乐不仅仅在电视上成为所有话语的象征,在电视下,这种象征仍然统治着一切。现在电视决定着一切。在法庭、教室、手术室、会议室和教堂里,甚至在飞机上,人们不再彼此交谈,他们彼此娱乐。他们不交流思想,而是交流图像。他们争论问题不是靠观点取胜,而是靠中看的外表、名人效应和电视广告。”

复杂的措辞、充分的证据和逻辑都派不上用场,有时候连句法也被丢到一边。所有这一切都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我们的文化已经开始采用一种新的方式处理事务,尤其是重要事务。随着娱乐业和非娱乐业的分界线变得越来越难划分,文化话语的性质也改变了。其图像的力量足以压倒文字并使人的思考短路。

没有依据、毫无关联、支离破碎或流于表面的信息——这些信息让人产生错觉,以为自己知道了很多事实,其实却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远。并非一切都可以用电子媒介传达,甚至有可能会在传达的过程中导致信息失真甚至歪曲事实。

电子媒介带给我们的方便和快捷毋庸置疑,但同时也要这把双刃剑进行反思,一味的提倡电子化有可能会给思维方式带来一些消极影响,尤其要警惕一些在用娱乐包装的信息传播甚至是教育,为了避免信息过剩带来的干扰,必要的阅读和静心思考是有必要的,当我们无法沉下心来看一本书的时候,就是进行反思的最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