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广式木雕:木上开花更重好意头

发布时间:2020-07-02 01:15来源:互联网

广州木雕素以雕工精细、繁复、华丽而闻名。在广东,广州木雕和潮州木雕各领风骚。广州木雕与玉雕、牙雕(骨雕)、广彩、广绣一起,被誉为广州传统手工艺的门面,是广州的一张名片。木,作为一种植物,已失去了生命的存在。但木雕则以它的艺术形式,使传统木制品大放异彩,枯木逢春。

近日,记者寻访原华南木雕厂木雕技师、从业30余年的广州传统手工木雕师唐锦全,一探木雕刀笔传神的“鬼斧神工”。

据悉,中国的木雕艺术历史悠久,已有7000多年。早在2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木雕工匠们的审美能力和木雕技艺,已发展到可雕刻造型优美的立体圆雕和平面空雕。木雕种类流派繁多。在广东,广州木雕和潮州木雕各领风骚。广州木雕与玉雕、牙雕(骨雕)、广彩、广绣一起,被誉为广州传统手工艺的门面,是广州的一张名片。

广州木雕工艺精湛,以半立体通雕、满屏雕和多层次雕刻相结合为特色。木雕分为建筑装饰和家具雕刻两类。建筑装饰多采用樟木制成,有厅堂花榻、门窗、屏风、神案等。家具雕刻以红木家具和樟木箱最为有名。

据史载,明代广州的硬木家具已形成造型简练、厚重质朴、做工精巧、典雅大方的艺术风格。明代开始,各地商家均在广州的玉带濠(今濠畔街)建会馆、开钱庄,本地商家更多在此开店铺,使濠畔街成为当时广州最旺的家具作坊集中地。由六七名工人组成的作坊成为当时行业和工匠们的普遍形态。在这种作坊的行业形态一直维持到1950年代末。直至1958年公私合营,私人营业被禁止,独立的木雕工人转投两个广州木雕大厂:华南木雕厂和广州木雕厂。自此,以集中形式生产成为后来木雕生产的形态之一。

木雕工艺师唐锦全的门店隐藏在广州市荔湾区芳村茶叶市场中,铺面不大,却收藏着众多木雕精品工艺作品。上世纪80年代初,他自17岁入行华南木雕厂从事木雕工作,至今已有30多年时间,而今,华南木雕厂已不复存在,唐锦全却将木雕事业传承了大半辈子,从艺、进修、钻研、办厂再到如今的办木雕展览室,这些与木雕有关的事情让他一刻也没闲过。

忆起当初入行学艺的缘由,唐锦全说,年逾八旬的父亲曾经也是华南木雕厂的技师,主要做木工、油漆等方面工作,小时候在家耳濡目染,也便喜欢上了在木头上创造美的工作,“一半是喜欢,一半是谋生。那时候木雕家具、工艺品大量出口,销路很好,基本走的是国家包销的路子,计划经济下,很多家具还未油漆便被卖家给钱预订,供不应求。”

据唐锦全介绍,当时,广州木雕厂和华南木雕厂是广州地区两个较大的木雕艺人集中的地方,主营红木家具等,产品销往香港、欧美地区。在计划经济模式下,出口由国家包销。在木雕发展的鼎盛时期,仅华南木雕厂内就有700多手工艺人。后因上世纪90年代后期,经济体制改革后,国营改私营,不少木雕艺人纷纷转行,人才流失严重致木雕渐式微。

而常年钻研木雕技术的唐锦全则看出了木雕发展的机遇,毅然从木雕厂辞职“自立门户”,在南海,他办起小厂,不仅希望将木雕技艺传承,更想打开木雕市场,“木雕是一门艺术,但又不是脱离生活的,木雕技艺可应用于各种生活用品中,木雕家具既具有实用性又有装饰功能,而木雕艺术品可做摆件可来收藏,给人美的享受。”功夫不负有心人,近年来,木雕行情一路看涨,以濒危树种黄花梨所做的木雕,价格涨至百万元。

广式木雕讲究精细,制作工艺极其复杂,从设计、选料、开料、木工加工,到雕花、组装、打磨和上漆,一样都不能少。

据唐锦全介绍,一件广式木雕家具的出产,依赖于各个环节的协同合作,而这些配合,需要精于该环节的工人共同完成。从原木开始,开料工人会根据设计图纸的尺寸进行开料,在制作时,用电动工具开出大料。然后手工做出粗胚,再精雕细琢做出细胚。接着由雕花工人进行关键的雕刻,包括拉花、挑花、刮花,雕刻上花纹。随后的抛光先用磨砂纸粗磨,再用钢丝棉细抛,将木雕作品打磨光滑。最后一道工序是上漆打蜡,“也就是说,要经过开料、刨装、打磨、雕刻、上漆等环节。现在有了机器,刨装这些环节可以机器完成,但是雕花这些精细的工作,还需要手工。机器是做不出变化的美感的。”

唐锦全表示,比起苏州木雕的园林风情,京雕的金碧辉煌,广式木雕更侧重于花鸟鱼虫等岭南风情的展现,同时,根据岭南文化,广式木雕工艺品注重“意头”,其构思多基于传统吉祥文化的特点。唐锦全向记者展示了一个桌架雕花筒的设计:约30厘米高的圆筒上,雕有“猴子偷桃”的图案,情景逼真,栩栩如生,“寿桃代表长寿,旁边的一串提子代表多子多孙,可用来祈祷命久福长”。

数年前,曾有人对木雕的传承表示担忧,称因年轻一代学徒渐少。而对此,唐锦全却并不担忧,并从木雕的价值来分析,木雕技艺前景仍可期,并不会失传,“木雕是既实用又有美感的技艺,应用十分广泛。小到笔筒等工艺品,大到门窗、桌子、床等家具,都不缺乏市场。一些名贵材质的木雕家具、工艺品近年来更是很有市场。比如现在的黄花梨、酸枝木制成的家具和工艺品最高可去到千百万,可收藏可使用,市场广阔。”而唐锦全同时坦言,在他现在负责的工厂中,基本已没有技艺精湛的年轻人从事木雕行业,“我们招的多是熟练工,一些家具批量生产也较少手工了,都是机器来做。其实精细的木雕工艺品只有手工才更加名贵。不过我并不担心木雕会失传,它是广州的传统文化,也有较好的市场,目前广州从业人员也在万人以上,前景还是不错的。”

对于木雕的发展,唐锦全也建议,在技艺创作中,可适应市场进行创新。2003年,唐锦全仿照西关大屋设计的微型的西关趟栊门,惟妙惟肖地再现了西关风情,“趟栊门是传统西关大屋的门,将它微缩后做成木雕工艺品,可当礼物馈赠,向外界展示西关风情”。

唐锦全向记者一一剖析:“首先看取材,木质是否名贵,木材本身是否较好材质;其次看题材和构思,这也是木雕最难的部分,构思巧妙则艺术价值高;最后是看制作工艺,好的制作工艺不仅在小处精工细作,也能充分利用木材质感的肌理进行创作。三者都满足,则是木雕中的上乘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