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古典诗词里藏着中国最美的颜色!

发布时间:2020-07-07 20:45来源:互联网

在自然界中,红色是最鲜艳,也最浓墨重彩的颜色,它如火一般热烈,能给人构成强烈的视觉刺激。像杜牧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像杨万里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以及这句“桔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之所以能千古流传,多半是因为读者真切地感受到了诗里惹火的色泽、跃跃欲试的情绪,为此深受感染、感奋不已。

而在中国古代,诗人们常常喜欢把红色和绿色放在一起。其实这也是一种别样的美。不信?你看白居易的“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看蒋捷的“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它并没有以往大家认为的俗气,反而自有一种别样美!

中国有“黄生阴阳”的说法,把黄色奉为彩色之主,是居中位的正统颜色,为中和之色,居于诸色之上,被认为是最美的颜色。而假如你问我,说起黄色第一时间想到什么,我自当要和你说,当然是菊花了!

黄巢这一曲《不第后赋菊》,多么霸气且豪迈!试想,满城皆是金黄如铠甲般的菊花,璀璨夺目、香气四溢,这可太美好了!

而苏轼呢,也曾写过一句“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在他看来,一年中最美好的风光,莫过于橙黄橘绿的初冬景色。这是多么美丽的夸赞啊!

在中国文化中,黑色是古代历史上单色崇拜时间最长的颜色。而“万物负阴抱阳”的道家黑白太极学说,则是影响中国文化千百年的重要色彩与哲学思想。

“黑”在《说文解字》中的解释是:“火所熏之色也,从炎上出”。它常被用来做官服。先秦时,贵族经常穿黑衣,“乌纱帽”也是黑色用来做官服的证明,黑色在官服中象征着严肃与庄重。

白色往往使人联想到冰雪、白云、棉花,给人以光明、质朴、纯真的感觉,象征着和平与神圣。在古代,文人志士就常以素衣寄寓自己的清高。

荷塘中莲花朵朵,清纯素雅,蕴意着出污泥而不染的高洁;洁净剔透的白玉,蕴润着纯洁,有如君子之风。品德的恪守,犹如净白的花朵与白玉。故先贤警示“细行不尽,终累大德”,正是对人品风范的垂勉。

“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明朝于谦那慷慨激昂的气概与正义凛然的态度,是清白高超骨风气节的显现,这宁可粉骨碎身亦要保持清白的正气,正是激励后世子孙,坚守正道的典范。

像张志和的那首《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像白朴的《天净沙·秋》: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 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还有欧阳修的另一首《画眉鸟》: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 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