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湖南科技大学的清晨,美好岁月每天都在苏醒

发布时间:2020-03-29 17:40来源:互联网

对我来说,湖南科大的清晨其实挺陌生的。这并非由于我毕业多年淡忘了,而是因为我在大学期间极少早起过。除去寒暑假和外出旅行、实习的日子,我在科大一共度过了将近1000天。但我记得的清晨却寥寥无几,仅有最初军训时微微亮的天空,以及偶尔通宵搭乘火车后,匆匆赶往科大瞥见的宁静校园。

随着年纪渐长,我才意识到清晨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回想大学四年,感觉自己就像住了一间豪华酒店,却每天都因为睡懒觉,而错过了酒店精心准备的美味早餐。这似乎有些遗憾,但发生过的都是对的,挥霍本身就是青春的一种属性。

时隔多年后我重返科大,在堕落街上住了一晚,次日我迫不及待地起床,只为去重温那向往且怀念的清晨气息。现在,请大家跟随我的镜头,一起来感受湖南科大的清晨吧。

记忆中的堕落街都是熙来攘往,十分喧闹。这里密集地绽放着各类餐馆、网吧及超市,晚上的夜宵摊会持续营业到凌晨两三点。

而清晨的堕落街安静极了,气温微凉,空无一人。街道尽头的朝阳迸发出光芒,为路面涂上了一层泛黄的色调,也把我身后的影子拉得好长。这时候,整条堕落街似乎都还未醒来,仅有街口的一个早餐摊已开始营业。

四教附近有几片小树林,搭配颇具年代感的老建筑,让我觉得这是南校区最有韵味的地方了。清晨的鸟鸣声很是清脆,此起彼伏,十分动听。头顶是遮天蔽日的枝叶,脚下是铺满枯叶的草地,还有几张老旧残破的石桌,池塘的水已被染成了原谅色,这一切让这里显得颇具灵气。

这时已有学生沿着校道缓缓走来,他们背着书包或手持书本,都是充满朝气的样子。四教后面的附楼有一间阶梯教室,那是通宵自习室,我曾经也来过几次。教室里堆满了各类书本及资料,有一个男生已经在座位上阅读着,应该是奋战考研的学生。

五教前的篮球场是当年我经常来的地方,从大一到大三,我花了很多时间混迹在这里。这片球场较为老旧,地面十分粗糙,打球若不小心摔一跤,极大可能会皮开肉绽。当年我在这里收获了许多伤疤,如今依然清晰可见。多年过去了,这片球场依然没有太大改变,只是终于画上了三分线。

这时球场上已经有很多人了,大多数是排队早签的学生们。我觉得早签是很有特色的一项制度,负责早签的同学站在指定区域,确认每一位前来签到的同学,然后用笔在表格上的相应名字处打一个勾,就像打卡一般。早签的用意是美好的,它督促了学生们去拥抱清晨,去珍惜时光。但可能有不少学生要多年后才会明白早签的意义,例如当年的我。五教大门的瓷砖和玻璃,此刻被阳光照得发亮,却毫不刺眼。学生们陆续走向教学楼,三五成群地,边走边聊着,尽是从容与美好。

田径场的人气很旺,满满的都是晨跑和晨读的学生们。如今田径场的环境好了许多,铺上了草皮,规划了标准的跑道。而我在校的时候,田径场就是一片尘土飞扬的沙地。我对田径场的记忆很少,除了体育课在这里练过长拳和太极,就几乎与它没有交集了。

我走在跑道上,身边跑过一群群年轻的学生,看着他们活力四射的身姿,突然很是羡慕。因为我在大学几乎没跑过步,顶多只有打球走过步。晨读倒是有一次,大一时我曾特意踩单车去北校的明湖边读英语,因为我觉得晨读必须找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美食广场已更名为二区食堂,隔壁的美食城也已改称三区食堂。处于两个食堂之间的那一排小店,也都已经换了老板。当年我总嫌弃食堂的饭菜不好吃,其实只是我自己吃不惯,又不懂得去适应与欣赏。后来我又去体验了一次食堂,其实食堂挺好的,菜品选择多,而且还便宜。而更美好的是,这里拥有和同学结伴吃饭的时光,因为离开校园之后,就几乎不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此时正好是早餐时间,但进出食堂的学生不多,可能有的还在睡懒觉,或者索性不吃早餐。我看着那群勾肩搭背的寸头男生,很明显就是刚刚军训完的大一新生。我们那时也是这样,最开始总是成群结队地吃饭,然后渐渐地,一起吃饭的伙伴就会慢慢变少。大家都逐步找到了自己的圈子,这似乎是一个自然演变的过程。

当年我住的就是普宿,十个人一间宿舍,住宿费500元一年。普宿保留着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模样,确实环境相对较差。初来乍到时,我对普宿十分抵触与抗拒。但如今回忆与重游,却觉得普宿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宿舍的十位成员来自天南海北,虽然文化习俗差异甚大,但大家很快就玩在一起,创造了许多经典的共同回忆。现在普宿已经拆掉了许多栋,新建了环境更好的公寓。但我想,四人间公寓应该找不回从前十人间普宿的热闹与氛围了吧。

普宿旁边的澡堂还在,还记得每天傍晚时分,都会从澡堂里传出各种如鬼哭狼嚎的歌声。当年澡堂的设施也是十分老旧,黑压压的环境中,斑驳的墙壁隔出了一个个配套花洒的隔间。插上饭卡,热水就从头顶洒下,只需花上一块钱,就能洗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尤其在天冷时候或打球之后,洗完澡从澡堂走出来,微风一吹,那叫一个神清气爽!

小校门是曾经湘潭矿院的正门,据说2003年之前,小校门外都是一片荒地,标志性的图书馆及广场都尚未存在。当年我认为这个小校门很多余,觉得应将它拆除,才会让校园更加浑然一体。如今我却不再这样想,我认为小校门是一座具有灵魂的历史建筑,就像一座纪念碑,见证着科大的变迁与发展。

小校门外的俱乐部,是一个多功能活动中心,这里举办了各种晚会及典礼。有空档的周末,俱乐部便会化身为电影院,并在门口张贴宣传着影讯。记得当年的票价是三元一张,不知现在是否涨价?也不知现在是否还会播放影片?俱乐部内的观众席分为上下两层,舞台上有多层帘幕,看起来像是一个很有年代感的礼堂。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当年的迎新晚会上,有个女生唱了一首孙燕姿的《我不难过》,我在现场被歌声所感动。另一个印象深刻的,就是曾和班上几个同学一起在这里看了李安的《色戒》,至于当时播的是不是删减版,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

记得在大三之后,我更喜欢来一教边的篮球场打球。原因有两个,其一是这里的球场条件相对五教要好一些,其二是这里来来往往的女生更多一些。当年最有趣的是,夜晚和朋友在这里单挑,当篮球撞击地面,若声音稍大一些,附近楼梯间的声控灯会伴随着节奏亮起来,这仿佛是一种互动。

此时的球场十分宁静,篮球架及树木的影子倒映在地面上,有一种光影交错的美感。从宿舍区走出了一些学生,基本上都是女生。她们缓缓地穿过球场,多数是四人结伴,应该是准备去上课了。有四个女生停下了脚步,站成一排摆起了造型。在阳光下,她们对着地面上自己的影子拍照,满是青春的气息。

我站在图书馆前,往前方望去,整个广场尽收眼底,既空旷又壮观。我第一次抵达科大,来到的就是这个图书馆广场,当时觉得颇为震撼。后来时常和室友们坐在图书馆前的台阶上聊天,我们把这项行为称为“悟道”。那时候大家都挺迷茫的,总想着如何让大学生活更有意义一些,但直至毕业我都没有领悟出什么,就那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了。

此时的阳光已有些猛烈,曝晒着冷清的广场。有一个女生坐在台阶边上的阴凉处,专注地读着一本厚厚的书。她就这样一动不动,但我却觉得她正在建造一座城,一座属于她的梦想之城。其实哪有什么凭空而生的领悟,踏踏实实地一步步去坚持,可能某一天突然就灵感爆发,各种计划也都水到渠成。

由于停留的时间有限,我只在南校区走了一圈。校园里逐渐热闹起来,曾经熟悉的建筑及场景似乎未曾改变。我走着走着,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我还是一个在校的学生,顿时惊觉时光飞逝,不由得感慨万千。最后,我去了教师公寓路口的那间早餐店,点了一碗牛肉粉,加了个蛋,很满足地吃了早餐。

我想起我在科大起床最早的一天,应该是军训刚结束后的国庆节。当时同宿舍的广州室友准备回家,买了一张凌晨四五点出发的火车票。由于不懂得如何在学校打车,我和另一个室友自告奋勇,决定踩单车送他去火车站。天还没亮,我们便借了两辆单车激情满满地出发,一辆是二手市场淘的,另一辆是充话费送的。三个人骑着两辆单车,就这样行走在黑夜中,直至精疲力尽,而火车站依旧很远。正当我们毫无头绪的时候,一辆的士恰好路过,我们果断地招手拦车,将计划改为目送他去火车站。剩下二人回到学校时,天依旧未亮。我们就躺在南校图书馆前的花坛上,看着天空逐渐亮了起来,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那时候一切都才刚刚开始,转眼间所有都已时过境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