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洛阳神鹰救援队,10年公益救援路!

发布时间:2020-03-08 18:47来源:互联网

这支隶属于洛阳市红十字会的民间队伍,是河南省成立最早的一支民间专业救援队。目前,该救援队下设户外搜救大队、医疗救护大队、无线通讯大队、摩托应急大队、特勤大队、预备大队、心理疏导大队、飞行搜救大队等,注册队员575名,救援车辆及船只128台(艘),救援辅助装备73件套。

10年间,洛阳市神鹰救援队先后参与汶川、玉树、舟曲、雅安、鲁甸、九寨沟等特大地震灾害救援及东方之星长江沉船、济源飞机失事、茂县山体滑坡及广东“山竹”台风等自然灾害和重大事故的救援,累计参加国内重大救援387次,救出人员近千名;并对洛阳周边学校、社区、村庄等进行防溺水培训200多场,受益师生超过20万人。

2008年被称为“公益元年”。这10年,是民间公益组织的“黄金10年”。同样,洛阳市神鹰救援队也从起初松散的志愿者团队到职业化的社会组织,各项救援事务也步入正轨,但仍有很长的路需要走。

大河报记者梳理出洛阳市神鹰救援队前世今生,请读者看看这支民间救援力量的10年公益救援路。

2008年,不惑之年张超伟是一家电子厂的老板,提前步入小康生活的他,不仅是个车友会负责人,还是个无线电发烧友。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他同4名好友抱着好奇心态从洛阳赶到当时震中北川县,自然灾害的惨烈触动了他们,随即加入救援大军中。没有工具,就用双手在瓦砾堆中寻找生还者。震后通讯中断,余震不断,张超伟携带5台对讲机,被分发到临时指挥部和物资调配等部门,在救援现场发挥了重要作用。

13天的救援中,他们见到了太多悲惨的现场,同行一位年轻队员对张超伟说:“刚子哥,走吧,我怕!”“别怕,我们是来救援的,要是害怕了,就去干活。忙起来就啥也不想了。”张超伟宽慰道。

他利用自己在无线电方面的专业知识,与多名热心网友一起改造车友会,自费购置通讯设备,培训专业人员。慢慢地,这支队伍人员也在逐渐增加。

2010年,洛阳市红十字会无线通讯救援队正式挂牌成立,也就是洛阳市神鹰救援队的前身。

这一年里,张超伟带着队员们参与了青海玉树地震救援、舟曲泥石流救援。到达现场后,第一时间寻找高地,架设无线应急通讯设备,为其他志愿者和救援队提供了便利。

但在舟曲泥石流救援现场,张超伟与队员们也感受到无奈。他们没有专业的救援设备,只能做一些排查现场等力所能及的工作,救援非常单一。灾区需要的帮助太多了,仅靠无线电通讯救援,杯水车薪,救援行为也需更加专业和规范。看着遇难家属失声痛哭的现场,张超伟心里又有了一个决定,组建一支包含通讯、搜救、医疗、心理咨询等专业救援队。

张超伟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他发帖招募队员,以退伍军人和具有专业技能方面的人才为主要招募对象,并以此开始培训队员。

不仅仅参与自然灾害的救灾,队员们都是一群热心公益的硬汉,在洛阳举办的各种大型活动中,积极提供志愿服务;同时还参与公益活动,本着“能力有高低、爱心无大小”的理念,对周边县区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提供生活方面的帮助。每年高考,组织车队爱心送考。夏季来临前,走进学校、社区、村庄等地开展防溺水义务宣传。近年来,神鹰救援队共组织公益活动51次,累计捐款捐物约104万元。

2013年9月,洛阳市红十字会无线通讯救援队正式更名注册为洛阳市神鹰救援队,在原有无线通讯救援的基础上增加了户外搜救、医疗救护、心理关怀、摩托应急、空中搜救等7个队。同年底,与洛阳市110联动,注册队员150余名,志愿者车辆80多台,摩托车60多辆,初步具备了较强的机动应急能力。

为何起名为神鹰呢?张超伟说,关于名字当时大家讨论很热烈,有人建议叫龙门救援队,有人起名叫中原救援队等。但张超伟认为,既然组建专业救援队伍,名字就要更加响亮,不仅服务洛阳周边地区,更要走出河南,甚至可以走出国门。“苍鹰可以在天空翱翔,速度极快;它能在高空发现微小的猎物,视觉敏锐。”张超伟说,起名神鹰,就是希望救援队有鹰一样的速度和机敏,为灾区人民带来希望。

这一年,神鹰救援队参与了四川雅安地震、甘肃岷县、漳县地震救援,帮助运送救灾物资30余次,转运伤员30余名,抢救药材和教学设备8次,总价值30余万元。

2014年初,洛阳市神鹰救援队首批三个县级分队成立,计划形成本地2小时、省内4小时、周边省份地级市8小时响应的应急救援圈。

2014年初,登封永泰寺北京驴友失踪,神鹰救援队迅速集结。其中摩托搜救大队队员熊伟与队员们赶赴现场救援途中,地面结冰,摩托车侧翻出几十米,他仍然坚持进山搜救,后来疼痛难忍,送医院后发现肋骨骨折。同年,新安县龙潭大峡谷景区一名40岁妇女失踪,神鹰救援队第一时间进入预判区域进行搜救。同年5月23日,一名青年被困偃师缑氏镇一座山中近3天,神鹰救援队用飞行伞定位,经过紧张的搜救工作,冒雨将这名青年人救出。

同年8月,云南鲁甸发生地震。大河报两名记者随洛阳神鹰救援队队员一同赶赴灾区。每天几十公里的徒步,参与废墟搜救、抬送伤员、协助指挥交通、往前线运送食品……历时20多天,43名队员一刻不停,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就累倒在帐篷里。

摩托搜救大队队长史保国在返回驻地途中遇到塌方,差点连人带车被埋。队员黄建平在一次搜救行动中,被高空落石砸住了头,仍未停下救援的脚步。队员们8小时废墟中徒手扒出一名孕妇,遗憾的是已无生命体征。

2015年,“东方之星”轮船沉没,神鹰救援队携带无人机、生命探测仪、冲锋舟等设备26小时后抵达现场。

船体扶正当夜,神鹰救援队成为唯一被批准进入封锁区的民间救援队,距离“东方之星”最近时仅有50米。6月3日早上,指挥部安排队员携带生命探测仪赴失事下游江域搜救。

6月5日凌晨,救援队撤出核心区。当天早上6点多,第二批神鹰救援队队员驾驶冲锋舟再次向上游搜寻。在临时宿营地下游约3公里岸边,负责瞭望的队员通过望远镜发现江面有漂浮物。冲锋舟返回下游,最终被确认为一具男性遇难者遗体。

经核实,机上共有4人,目前已救出2人,还有2人落水。神鹰救援队紧急发布集结令,组织人员设备前往河口村水库,配合搜救工作。

当晚赶到现场,与洛阳神龙水上搜救队员们开始工作,分批陆地搜索和水上搜索。2日下午,神鹰救援队增派10名救援队员前往支援救援工作。5月3日15点07分,搜救人员与其他多支救援队一起,在河口村水库打捞出失事直升机上的两名遇难者遗体。

2017年6月,四川茂县山体滑坡。神鹰救援队23人5台车奔赴灾区,展开救援。相较于几年前在泥石流现场的无奈,此时的救援队设备较为完善,救援经验已经非常丰富。

进入灾区核心区域后,队员们利用携带的生命探测仪、单兵装备、锹镐等装备,与现场武警官兵相互配合,开展救援。一面是湍急的水流,另一面是碎石滚落,队员们一边用生命探测仪搜索,一边争分夺秒挖、撬碎石,搜寻被掩埋者。

同年8月,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神鹰救援队星夜集结赶赴灾区。洛阳神鹰救援队伊川大队是这个团体的“先遣队”,队长梁绪伟说,当晚首批7名队员驾驶1辆救援车于晚上10时出发,一路上轮班开车,不叫车停,于次日抵达震区。

由于当地断电,他们携带有发电机、探照灯等应急救援设备,当天晚上就使用发电机,为当地部分居民送去光明,帮助运送伤员30多人。9日上午,由洛阳神鹰救援队的户外、医疗、摩托、后勤、新安队等组成的第二梯队,也携带救援装备赶赴灾区参加救援。

今年强台风“山竹”袭击广东。9月15日,为应对强台风登陆造成的损坏,洛阳神鹰救援队接平澜公益基金会邀请,立即召集8个大队的36名队员,携带冲锋舟、发电机等救援装备,从洛阳连续驱车1700公里赶赴广东省茂名市。一行36人,三天救援,几乎都没有怎么休息,共救出被困群众600余名,多名队员因长时间在水里浸泡,腿已不能正常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