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红木家具炒作过火 泡沫破裂价格应回归理性

发布时间:2020-08-24 01:14来源:互联网

  “不管怎样的商业炒作,终究总要回归到物质本身的价值规律。”

  红木,也称“硬木”,红木制成的家具称得上中国木质家具中的极品。红木家具之所以受到消费者喜爱,一方面是由于其材质的纹理特殊、稀缺,另一个方面是红木承载了中国古典家具特有的制作工艺和艺术韵味。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生长在我国海南与福建的黄花梨与小叶紫檀这两种红木中的极品,生长周期在千年以上,而一般红木也得好几百年才能成材。

  在明清时期,我国就使用红木制作的家具,其色泽天然、花纹独特、雕刻精美、木香飘室。红木又是严格限制砍伐的自然资源,好的红木要承载十几代人的心血方能成材,以“物以稀为贵”来显现它的特质一点不为过。

  目前,我国已经成为红木进口量最大的国家,红木多来自东南亚各国。因为红木原材料的稀缺,红木家具历来是达官贵族富贵身份的象征。

  “喜好红木家具基本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人,或年纪更大的人居多。不过,现在年轻人也有不少喜欢红木家具的。”做了28年木匠,如今也挤身红木家具产业的陈国富告诉网络报记者。

  可是在真正追捧红木家具的人群中,除了上了年纪的人是选择收藏和一些文人墨客是懂得红木家具的古典文化外,一些喜好攀比的富人和投资者也纷纷踏进这个门槛。不管是什么原因,消费者的涌入让这个传统的行业迸发出新的商机。

  2007年,由于红木价格的飞涨,出现了生产厂家与代理商故意“捂盘”的现象。生产厂家先发很少量的货到市场,制造红木材料货源稀缺的假象,代理商也同样放少量的红木到市场上,让二级代理商、三级代理商分别以同样的方式高价购买,再以更高价出售,来抬高红木的市场价格,吸引更多投资者跟进。“受此情况的影响,红木每次交易的价格都在以每吨一万元、两万元的涨幅快速攀高。”在红木家具企业中有一定话语权的北京元亨利红木家具公司的老总杨波告诉网络报记者。受红木家具市场价格暴涨的影响,让更多红木收藏爱好者驻足观望。

  1985年就开始在海南做家具生意的陈国富告诉网络报记者:“当时在海南做家具生意,一斤黄花梨只给5元到10元钱就能买下来。”直到去年红木价格的最高期,上等的黄花梨红木价格达到了一吨2000万元的最高纪录。

  另一种高档红木——紫檀,也从去年三月份的每吨20万元,涨到10月份的上等木料每吨160万元的至高点。

  此外,乌木、鸡翅、酸枝、香枝等红木价格均在以不同比例的增长速度快速上扬。

  杨波告诉网络报记者:“每次来货都涨价,基本天天在涨,没有规律的涨。”受红木市场高利润的诱惑,更多想一夜暴富的人们,纷纷踏入红木的抢夺战中。捷足先登,或提前抛售的红木投资者,确实在红木经济泡沫破灭前,一夜暴富,成为百万、甚至千万富翁的也不乏其人。但被这一虚拟价格套牢的人也为数不少。

  惊人的高价也让众多红木收藏爱好者迟迟不敢下手。北京爱家红木大观楼的策划主管赵琼向网络报记者描述当时前来看红木家具的客户时说:“3月份看的时候是每吨30万元,到了5月份就涨到了50万元。这价格变得太离谱,换了你,你敢买吗?”

  高价导致红木家具市场的一度滞销。“当时就是全民皆兵炒红木的感觉。甚至一些红木家具企业干脆连家具都不做,光以倒卖红木来赚取差价。投机木材,大量囤积原材料。导致了在2007年红木成品家具的价格上涨了3倍左右。”业内人士表示。

  到了2007年底,红木价格的泡沫终于破裂,许多靠银行贷款或高利贷的“炒家”,最终没能等到红木市场价格的再升级。不得已又争相抛售手头囤积的红木来还贷。红木市场上再度出现了浪潮,但与前些日子不同的是,到处都在抛售红木。但是,市场的饱和使得红木价格一跌再跌。“基本回到了红木的原本位价格。”晋京坊红木家具企业的老总潘宏志分析说。红木中国国家标准的第一起草人杨家驹教授则表示:“不管怎样的商业炒作,终究都要回归到物质本身的商业价值,红木也不例外。”

  ///  投机红木的宿命

  “物质本身的价值规律永远驾驭在市场规律之上。”

  盛行于清朝家具中的小叶紫檀红木,在去年的红木价格战中,算是受硬伤最严重的。

  2007年,红木投资者与部分红木经营者开始囤积小叶紫檀红木,致使小叶紫檀由每吨的20万元暴涨到70万元到90万元。

  海南黄花梨的稀缺使得价格稳步增长,红酸枝木材的价格在一年内翻了一翻……红木稀缺是价格上涨的主因,另外红木家具的高回报率受到各方的认可也是价格上涨的因素之一。价格的变化,使投资者对红木的关注度大大提升。除了红木收藏的群体外,红木资深的投机者确切地来说叫“红木的投机商”,他们不惜冒着巨大的金融风险而加入到红木收<红木家具 价格 回归理性